金沙集团官网 > 金沙澳门官网网址 > 的复盘计算与清醒,那一场世纪豪赌

原标题:的复盘计算与清醒,那一场世纪豪赌

浏览次数:56 时间:2019-12-31

今年十二月底,迈克尔·刘易斯的又一本小说《大空头》要被搬上荧幕了,这次参演的不仅有布拉·德皮特,瑞恩·高斯林也来助阵。上一次的刘易斯的小说《点球成金》不仅让布拉德皮特荣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提名和金球奖电影类剧情类最佳男主角提名,更是让整个剧组在数个个电影大奖上获得61个提名,26个奖项。而再之前的《弱点》更是直接让女主角桑德拉·布洛克拿下奥斯卡影后。可以说刘易斯的书不仅是常年在亚马逊图书排行榜位列前茅,其所改编的电影也都到各大电影节奖项的追捧。可以期待,皮特能把握这次机会最终在奥斯卡封为影帝。

  银华基金/文

老师推荐的课外读物《The Big Short》(中文译名大空头),英文原著(2010 by Michael Lewis)和中文译本(何正云翻译的)都读了,对应的电影(亚当·麦凯在2015执导的)也看了。很有意思,强烈推荐。书中讲述了四路华尔街的人马在2008年次贷危机前,靠自己对住房次贷市场与经济形势敏锐先进的洞察力,利用信贷违约掉期产品来做空住房次级抵押贷款贷债券,从而在金融危机中获取财富的故事。这是一场大的赌博,赌注是钱,一大笔钱。赌的是美国的房市的情况,往大里说赌的是美国经济,乃至受美国影响的世界经济。
我在这篇书评(影评)中对整个事件进行了简单的复盘和讲解,然后说了一下我的理解和感悟。

在电影上映前为各位看过或没看过同名纪实小说的读者献上书评一篇。

  20年前,《说谎者的扑克牌》讲述了一个初出校门的大学生如何成为一名债券交易员的故事,20年后,故事的主人公发现,当初被自己和同事们创造出的抵押债券证券化产品已经引发了华尔街的又一场狂热。

如果一个人没有形成任何成见,就算他再笨,他也能够理解最困难的问题。但是,如果一个人坚信,那些摆在他面前的问题他早已了然于胸.没有任何的疑虑,那么,就算他再聪明,他也无法理解最简单的事情。
——列夫.托尔斯泰, 1897 年(书上开头的一段话)

本以为,伴随六月股灾的全民心碎,证监会七月所提出一个完美的新词——恶意做空,能为A股市场本轮的暴跌画上圆满的转折点,广大的投资者满腔热情再次被八月的走势重挫。时至十一月,沪指历时两个月缓缓收回政策底,我们回头看今年的行情,才发现这半年的巨幅下跌处处蕴藏的是杀机,然而更重要的,也是生机。

  《大空头》是迈克尔·刘易斯继《说谎者的扑克牌》后又一部现实主义小说。本书同样讲述了一群天才交易员的故事:他们是一群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其中的一些甚至有着明显的个人缺陷,但是他们在整个华尔街陷入癫狂的时候冷眼旁观,在华尔街的金融巨头、美联储和财政部对市场风险浑然不觉时,是他们大胆地对以独立性著称的评级机构提出质疑;对复杂的衍生品风险进行分析;凭借卓尔不群的智慧和勇气与整个华尔街进行了一场豪赌,成功地做空了次贷。

图片 1

在这个“投资”已经完全被诠释为搭上暴涨的顺风车赚取成倍的利润的时代,将视角转向金融市场上完全不同另一方——空方,我们能发现更多深刻的启示。这是迈克尔·刘易斯写《大空头》的意义,也是我选择读《大空头》的目的。

  刘易斯描写了四位大赢家,包括:做空专家、具有英雄主义情结的艾斯曼;有自闭症的天才对冲基金经理巴里;德意志银行的CDO交易员李普曼;以及三个以11万美元起家的对冲基金合伙人。

先普及一些金融术语吧
MBS(Mortgage-Backed Security )抵押贷款证券化。在这本书和电影里是指住房抵押贷款证券化,在1981年,美国国会同意将房屋抵押贷款变成房贷证券,然后有个叫刘易斯的大神(不是这本书作者,另一个刘易斯)开发出了第一份房贷证券,就是把成百上千的住房抵押贷款汇聚到一起,形成一个贷款池(pool)。然后对其设计发放证券,同时找Moody和S&P以及政府来对它进行风险评估与担保 (其中风险最小的是AAA,然后是AA,然后是A,BBB,BB,B),并对外交易。这使资本的流动性提高了,同时还因为汇聚的住房抵押贷款很多,分摊了不还贷款的风险。当时的美国人对自己的经济和房市很有信心。而且都认为:谁会不还房贷?因此MBS的发明被认为是一款伟大的金融创新产品。可当08年次贷爆发后,人们又指责刘易斯,觉得他的发明是罪魁祸首。我个人觉得MBS是很棒的金融发明,只是人们过度的利用MBS去牟利,从而导致了灾难。

迈克尔·刘易斯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和伦敦经济学院,24岁便进入华尔街顶级投行,所罗门兄弟公司,成为其债券交易员。20年前,他的成名作《说谎者的扑克牌》被公认为描写20世纪80年代华尔街的“教科书”,更被《福布斯》评为“20世纪最具影响力的20部商业书籍”。20年后,华尔街翻天覆地的闹剧之中,刘易斯照旧洞见烛微,在《大空头》中角重现华尔街上演的市场传奇和诡谲道德剧。

  其中最为著名的,要数《名利场》杂志摘选的关于对冲基金经理迈克尔·巴里的部分章节。就个人生活来说,巴里可谓命运多舛,两岁时他患上了一种罕见的癌症,肿瘤切除的同时也让他失去了自己的左眼。自幼残疾让巴里开始厌恶社交,甚至表现出了一种近似病态的自闭。但同时,巴里也是一个天才,他的孤独成就了非凡的专注和超强的学习能力。当他还是一名每天值班16小时的实习医生时,他利用午夜到凌晨三点之间的时间管理自己的投资博客,在互联网投资界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当他决定放弃医学学习开始创立基金时,第一笔100万美元就来自于自己博客的粉丝——著名的戈坦资本公司。尽管巴里的子孙资本公司创立于互联网泡沫破灭之时,但仍然连续三年回报超过50%。巴里在选股的过程中发现诸多信贷公司的问题,从而大胆利用CDS来赌次贷市场的大跌。而李普曼是巴里交易对手之一德意志银行的交易员,他通过与巴里的交易发现了目前次贷存在的巨大风险,并开始游说很多客户做空从而赚取佣金。车库基金的三个创始人就是李普曼的客户,他们以11万美元起家,以3000万美元做空CDS,在次贷危机结束时赚了1.3亿美元。

次级住房抵押贷款债券subprime mortgages bonds:就是借钱对象是信用不好的人群的抵押债券,这么做是扩大债券市场,而且把成千个次级住房抵押贷款绑一起,这样可以降低风险,因为理论上所有人同时不还钱的概率很低。但这些债券还是相对风险大,级别低

《大空头》的背景设立在在05年至08年这段狂暴席卷全球的次贷危机的发酵、爆发、结尾全过程,主角不是一群光鲜的家伙,而是极少数站在废墟上摇曳的草根。他们中间有独眼的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的巴里,有很小的对冲基金经理查理,有性格古怪的从律师转行证券业的艾斯曼,神神叨叨的德意志银行负责次级债券业务的领导人格雷格·李普曼。

  故事当然以空头的完胜而终结:做空者并未在CDO归零时寻求100%赔付,他们仅按照30%的价格将空头赌注卖回给持有CDS的交易对手,而这与2%的权利金成本相比,回报高达十多倍。但是,做空者所承受的风险也是巨大的,无实物贷款的CDS交易本身就是买卖双方的对赌,而空头们所做的,正如巴里在邮件中写的那样,是“与整个金融系统对赌”。除了智慧和胆量外,做空者承受着巨大的内心煎熬:站在大多数人的对立面,对经济有着极大的悲观预期;而同时,又将全部身家下注于通过经济崩溃而获益。

CDO(collateralized debt obligation)担保债务权证。说白了就是把次级住房抵押贷款债券里一些最垃圾的(B级别的),很容易违约的,没人想买的债券收集起来,重新包装成一个新的证券,重新评级定价,而往往包装发行CDO的公司会用很多手段去获得高的估价评级(后面会解释)。从而让它更好卖出去。一般还的钱会先给AAA级债券,然后是AA,依次类推。如果违约,最先收亏损的就是B级别。

他们都是小人物,性格和生活经历迥异,但他们共同的特点是,对认识事物的真相有偏执狂般的热情,独立思考,拒绝随波逐流,逆着潮流坚持的勇气。当次贷市场一片繁荣,所有人都沉醉其中而拒绝或者不知道去面对真相,羊群效应驱动着无意识的人们在散场的凌晨钟声敲响之前载歌载舞。几乎所有人选择了沿着似乎一直光明的道路前行,包括那些华尔街的精英们。人类的贪欲驱动着一切,却唯独忽视了那些最基本的常识和原理:太多没有还款能力的借款人得到了借款;华尔街的金融机构们承担了几十倍的杠杆;虚拟金融的规模是全球GìDP的十几倍;金融衍生品复杂到没有人能够理解;几乎所有次级贷款池里所包含的具体内容无人知晓;房地产市场和证券市场被过高的估值。

CDS (Credit Default Swap) 信贷违约掉期。 其实CDS就是一种保险,为MBS提供一种保障,如果MBS的价值升高了,购买CDS的人就要多交保险费,相反如果降低了就会得到补偿。如果MBS的借钱人完全无法还债(default)。那买CDS的人就赚翻了。CDS在这个故事中被当做了一种做空工具,对赌手段。因为你只需要赌CDS这种保险担保的产品(MBS, CDO)会升值还是贬值就可以了,而你根本不需要拥有他担保的产品。

书本的前5章都是四个小人物从2005起就在为次级贷款及其衍生品市场的倒塌而作准备;后5章则是四个小人物在焦急中等待预期结果的到来,他们在被人操纵的市场中始终保持冷静,最终获利。《大空头》的封面非常形象地说明了这一点:一个鱼钩上放着一卷绿钞,一根细而韧的鱼线牢牢地绑着鱼钩。有人赚钱就有人赔钱,咬下诱饵的是在一片非理性虚幻繁荣表象中参合进来的所有人,书中的代表便是摩根士丹利的明星债券交易员豪伊·许布勒。由于需要为自己所购定制信用违约掉期产品缴付“保险费”的压力,许布勒冒险持有160亿美元的三A级(其实由三B级次贷债券产品组成,但是许布勒不知道)担保债务权证产品,也就是成为了与查理一类人交易的卖方,最终酿成华尔街历史上最大的单一交易亏损,损失高达90亿美元。

做空 (Short):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讲就是你认为某个东西会贬值,而你投资了一种金融产品,随着你认为的东西的贬值,这种金融产品能为你带来收益,这一种操作手段叫做做空。

市面上讲述这段危机历史的书并不少,其中也并不缺乏热销的产品。安德鲁·罗斯·索尔金的《大而不倒》对亲历金融危机的200多人长达500多个小时的真实访问,以卷入危机中的机构管理者们的视角还原金融危机第一现场,完整再现美国政府救市之举。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的《峭壁边缘》如实地记录了保尔森在金融动荡中的重大决策是如何做出的,不仅仅包括保尔森的个人回忆,也包括与美国前总统布什、美国现总统奥巴马、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和现任财政部长盖特纳的会谈,从而真实再现了为拯救陷入危机的机构,美国官方做出的不懈努力。唯独迈克尔·刘易斯以成为受难者间众矢之的在灾难中逆袭的小人物为主角,鲜明折射出市场的荒谬和疯狂。

这是几个关键的金融术语,至于其他不懂得就百度吧。。

实际上,我们今天要起追究次贷危机如何发生以及如何预防的意义并不大,我们无法预测下一次类似次贷危机的金融风暴会来自哪里,我们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人类的贪婪本性导致了这种令人欲罢不休的局面。投资和赌博之间那条线是人为的,而且非常细,最稳健的投资也有着一定的赌博性质,而最胆大妄为的投机行为也有着明显的投资特点。或许“投资”最好的定义便是“赔率对你有利的赌博”。赌局永远是在的,避免赌局从来不是启示的内容,如何坚定地站在赢的一方才是全部意义。

好了,步入正题

刘易斯在《大空头》的序中谈到,在写他的第一本书《说谎者的扑克牌》的时候,他并没有太大的抱负,他只是想讲一个不太寻常的故事。他的本意是将华尔街上尔虞我诈、弱肉强食的真实现状揭示于众人。他希望的是那些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真正想成为海洋学家的聪明孩子能够读一读他的书,把来自高盛的工作邀请函扔进垃圾篓,扬帆出海。然而在书出版的六个月后他收到无数来自俄亥俄州立大学学生的信件,他们都想知道,刘易斯能否与他们分享有关华尔街的其它秘密。他们将书当成了一本“how to”手册。在离开华尔街20年后,刘易斯在等着华尔街的大结局,一个他早已预料到的结局。终于最后的审判日到来。

2004年到2005年左右,一个叫史蒂夫·艾斯曼(Steve Eisman)(电影里他叫马克Mark)的人在华尔街的摩根士丹利银行(Morgan Stanley)旗下管理一个叫前点(FrontPoint)的对冲基金。他对这个市场非常的悲观,因为他发现存在很多欺诈与作假,他认为金融危机终会来临,但除了悲观的态度,他当时也没什么大动作。
与此同时,另一家对冲基金(Scion Capital)的管理者迈克尔·巴里(Michael Burry)要给力的多,他发现在互联网泡沫破灭后,那些互联网公司纷纷破产,但互联网的聚集地硅谷的房价反而上升了。因此感觉次级住房抵押贷款中有泡沫,而且大多数的次贷都是可调整利率,一开始利率低,诱惑你借钱,诱惑利率期一过就提高。他做了看了大量数据,做了大量研究。其中包括这些次级贷款的MBS的说明书,LTV值(借款与房屋本身价值的比值),还款情况,违约率等。并且发现2007年利率会全面提高。得出结论,房价不会再涨了,从2007年开始,还不起这些次贷的人会越来越多,从而使次贷市场崩塌。于是他发现了商机,那就是做空次贷市场。但是没有做空工具,没有次贷期权也借不了MBS(借入MBS,高价卖,然后价格下降再买了还,赚取差价),因为人们都深信房地产会一直涨。聪明的巴里想到了CDS,他找了很多银行去谈判,让他们推出相应次贷相应的CDS,也就是针对这些BBB级别的MBS的保险。当这些BBB的MBS涨价时巴里要交更多的保险费,如果一旦贬值,巴里可以获得巨额的保险金。银行觉得房地产没有风险会一直涨,历史上看也是,因此觉得他是个傻逼,赶紧针对他选出的一些BBB级MBS(这些BBB级的MBS很多会被包装成AAA级别的CDO)制作推出了对应的CDS,并且卖给他。到2005年10月,他在华尔街上的几家银行里一共买了面值10亿美金以上的CDS。人们都觉得他疯了,但他自己知道赚大钱的机会来了。

书都是所写的是人,但我们更要思索的是关于制度和规则。

而这个消息很快被其中一家银行(德意志银行)的高管格里格.李普曼(Greg Lippmann)(在电影里叫贾瑞德·韦内特)知道了。如果说巴里是这场做空计划的创始人,那么李普斯就是传播者。其实他很懂由这些B级次贷债券包装成的CDO。并且利用他的一个中国宽客(数量金融师)来帮他分析了大量对应数据。发现这些CDO虽然市价很高,但其实风险很大,当房地产违约率到7%时,他们就变成了垃圾,而这一天总会来临。作为银行的高管似乎应该对市场保持乐观,可他却并不爱他的企业,他想赚钱。可他没有资金去做空CDO,于是他四处游说投资者去投资买这些CDO的CDS,自己收取中间的手续费。大多数人都不愿意买,因为他们觉得房市很好,因此CDO会涨,而升值要交高昂的新的保险费,让人难以接受。后来李普斯遇到了艾斯曼的团队,刚好艾斯曼的团队很悲观,因为金融危机会来。于是李普斯大量的对艾斯曼宣讲了他的做空计划(电影中用了搭积木的方式解释),让艾斯曼投资去买CDS,从而做空CDO。艾斯曼虽然也有做空的想法,但他不了解CDO和CDS,于是他做了大量调查,比如发现一个摘草莓的人年收入14000美金,但贷款买了个七十多万美金的房子;很多忍者贷款(贷款给无收入人群)在发放等;房屋还款人的名字居然是条狗等。大量的考察让他发现中间有巨大泡沫。于是马上花钱买了夹层CDO(就是又很多BBB级MBS组成的CDO)的CDS。他的做空计划也开始了。同时还有一些其他的人通过李普斯做空夹层CDO,但大多数都是为了对冲,减少在次贷市场中投入的风险。李普斯的做空计划也随着投资者的增多越做越大,但他只是收取一些入场费以及后来这些人获利后拿钱的手续费。

第一点值得思考的便是做空制度。如果中国的市场允许做空的话,会如何呢?中国上市公司有问题的太多了,做空能赚很多钱吧。那也不一定,因为行政手段高于市场,股价不单单由企业素质和市场决定。也许我看准了哪个滥公司,明明我是对的,但很有可能在该公司真正烂掉之前,做空的人已经破产了。

就在这三拨人(巴里,李普斯,艾斯曼)的做空计划都进行的如火如荼时,第四拨人出现了,康沃尔资本管理公司的查理·莱德利(Charlie Ledley)和加米·麦(Jamie Mai)(电影里好像也叫这个)。他们本来就是搞这种小概率高回报的投资发家的(长期期权),因为他们的功课做得很到位,预测很准。无意中,他们知道了市场上有人在做空CDO,于是他们开始研究CDO与其做空工具CDS,并做了大量调查,结果是,他们认为CDO果然是垃圾,一定会贬的一文不值。所以他们也想通过买CDS做空CDO。但他们与之前的几位相比,只能算两个穷逼,只有3000万。因此没有资格向大银行购买CDS。他们需要这个资格证,也就是一个ISDA (International Swaps and Derivatives Association 国际掉期与衍生品协会)的协议。于是他们想到了一位退出金融业的金融大神大神本·霍克特(Ben Hockett)(电影里他是布拉德皮特演的),这个叫本的大神帮他们搞定了ISDA协议,从而他们也开始了自己的做空之路。

一个成熟、有效的市场,应该允许做空。因为“做多”和“做空”是市场的两个形态,买方是多方,卖方是空方,它表达了市场参与者对于价值的综合判断。有“做多”就有“做空”,唯其平衡,才有市场。当然,在没有做空机制的市场,投资者纵有一千个理由,也无法从股价的下跌中获利——他最多可以选择空仓不介入。但这本身就限制了市场价格发现的功能。引进做空机制,使得投资者可以双向表达他们对价值的判断,对于真实价格的发现是有益的。事实上,做空往往比做多要承受更大的压力——他最大的可能获利就是股价归零,而一旦判断失误,可能的损失则是不封顶的。

做空CDO其实是一种对赌,CDS就是对赌的工具,对赌中一方的人认为CDO会贬值,甚至跌到一文不值,另一方的人认为CDO会一直稳定上涨。前者就是做空者,而后者是做多者(long)。而CDO的涨跌其实就是房市的涨跌,也是借钱人还钱能力的体现,这关系到了美国的经济,而美国的经济也同时与世界经济相互影响。所以往大里说这是一场关于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对赌。在经济形势持续上涨的情况里,其实人们都习惯性的乐观,并认为当前的机制没有大问题,从而低估悲剧发生的概率。所以做空的人很少,只有十几人,其中包括以上提到的四人。他们首要要确信自己是对的,大多人都是错的。其次他们要有与整个金融系统,美国经济对赌的勇气。确信自己是对的需要做大量的功课,站在所有人对立面需要巨大的勇气,并需要承受巨大的压力(行业内的嘲笑,资金投资人的质疑)。这个对赌是一个零和游戏,结果必定是一方血赚,一方血亏。

联系到本文开头提到的“恶意做空”,我一直在想如何界定“恶意”。资本是逐利的,也是敏锐的。当它觉察到获利机会时,它的动物性就完全被激发了。这或许就是无形之手的一个内在机制。以逐利为目的,按市场规则游戏,你很难指称它是恶意的。尽管结果可能相当惨烈,因为丛林法则是弱肉强食的。以此看来,“恶意”似乎应该定义成不为逐利而仅以摧毁系统为目标。我们或许会发现,绝大多数做空的都是在这个市场中浸淫的老手,很难想象他们会去刻意摧毁一个自己赖以生存的生态。

明明这些支持这些CDO的次级抵押贷款都很危险,为什么这些CDO的价格还这么高呢。这就是评级的问题了。美国有两家大的评级机构Moody和S&P。电影中说是因为评级机构因为同行竞争和领导层腐败,从而给很多CDO打出了高评级,原本只是BBB级的CDO可以评成AA甚至AAA。然而错误夸大评级的原因不止这些。评级机构在当时用一种FICO的模型对信贷债券进行评级,也就是看这些借款人的信用值(最高的 FICO评分是 850 分,最低的是 300 分)。当时华尔街发行CDO的公司都有一个团队,专门去研究FICO系统的评级。为了满足评级机构的标准----让任何指定贷款池中产生的三 A 级债券的比例最大化,贷款池中借款人的平均 FICO 评分需要在 615 分左右。因此,巨大的机会就出现了。一个所有借款人 FICO 评分都为 615 分的贷款池遭受巨大损失的可能性远低于一半借款人 550 分而另一半 680 分的池子。因为一旦房价不涨,利率上升。这些550的人很快就还不上钱,随之对应的CDO也会出现问题。另一种手段是利用另一个盲点,有些借款人的信用记录很短甚至没有(比如移民),在次级住房贷款申请前还没违约过(因为没怎么借过钱),所以FICO很高,但其实没有偿还能力。这就使CDO又有了空子钻。而且,对于这些由BBB级组成的CDO,评级机构认为里面所有BBB住房抵押债券都违约的可能性不大,而且据他们估计,BBB住房抵押债券之间的相关影响程度只有30%,这显然是个十分错误的估计。另外,纽交所与证监会这些政府很少去调查CDO,甚至很多人连CDO到底是什么都讲不清楚。因此,评级机构的职业精神缺失与腐败,对CDO风险与内部相关影响性的错误,CDO发行机构的花式手段造假评级,以及政府监管部门的松懈。这一切的问题造成了很多CDO被错误的评级,过分的夸大了其价值。很多AAA级的CDO说是由65%的AAA住房抵押债券组成,实际上是由95%以上的BBB级次级抵押债券组成。

另外的定义选择就是无视市场规则、为逐利而诉诸非法手段,比如内幕交易、散布不实消息等,这些确实是我们市场的痼疾。但这些手法在多空市场都相当盛行,也没有道理只对做空下手而对做多纵容。事实上,打击此类行为应是市场监管的基本功课。

有了这些高评级,华尔街的大公司和银行就可以大肆的发展CDO业务。很多企业都是中间人,根据转手的规模来收取2%左右的费用。显然单纯的CDO业务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了。于是在2004年摩根士丹利银行的豪伊•许布勒(Howie Hubler)推出了针对CDO的CDS,由于当时CDS这个产品还很不透明,没人做,所以他们想怎么搞怎么搞。这种CDS其实很欺诈,是只投保CDO贷款池里最可能违约的那部分。只要次级贷款池出现4%的亏损,就可以拿到很多保险钱。即使是在CDO很繁荣的时期,4%的波动也是很可能发生的。然后豪伊找了一大堆看好CDO会涨的笨蛋,包装推销他的CDS给这些笨蛋,劝他们和他对赌。就这样他弄到20亿美金的这种CDS。即使当时CDO一直在涨,他们也需要付一些增加的保费,但是一想到将来可以拿到很多钱,这些保费也就不算什么了。于是豪伊想再多搞点这种CDS。但刚好也就是这时候巴里出来搅局了,巴里让其他的大银行都注意到了CDS这个产品,纷纷推出,并制定了明确的规则,一下让CDS这个行业透明了。豪伊那种欺诈的CDS也玩不了了。但是他现有的20亿CDS一年要交的保费增加了,这使他每个季度账面都有亏损。为了抵消这种亏损。他决定卖160亿AAA级别CDO的CDS产品(因为AAA评级高,所以他收到的买家给每年增长的保费很少,大约是BBB级的十分之一)。可是AAA级别的CDO实际上基本都是由BBB级次级抵押债券组成的。当基础次贷池亏损8%的时候,这些所谓的AAA级别的CDO就都变成了垃圾。而卖对应CDS的豪伊和他背后的摩根士丹利银行会大赔一笔。这个风险敞口是很大的,但豪伊和摩根士丹利银行没有意识到,他们认为这些AAA级CDO没有风险,像美国国债一样。而与他们对赌这些AAA级CDO的正是这本书的主人公,那四路人马。其中艾斯曼的前点对冲基金还是摩根士丹利旗下的,这他妈就尴尬了。。

在此次股灾事件中,我们应该认识到即使有刻意的搅局者,也是我们市场生态的纰漏给了他们可乘之机。所以我们更应该反思——我们的交易制度安排是否需要改进,比方说现货和期货市场的不同步;我们的投资者教育和甄别是否到位,比方说哪些投资者可以进行融资配资,我们的救市十八道金牌是否有效得当?等等。

想通过CDS做多CDO来赚钱的不止是豪伊,还有三 A评级的保险公司 AIG——美国国际集团,这家公司一共推出了500亿CDS,他们可以说是最大的对赌者,原因可以简单归结为是人傻钱多,具体原因可以读原著。而很多华尔街的银行和公司也都或多或少的参与了这场对赌,站在了那四路人马以及所有做空CDO的人的对立面。但是很多参与做高的公司都是为了炒作CDO与CDS,让这个市场规模越来越大,好让他们这些做市者可以从中获利。至于风险可以通过转卖来转移给别人,就像书里说的,这是个甩鞭子的游戏,只要不做鞭子的末端就可以了。

事实上,通过对市场交易信息的监控,即使面对强大的“恶势力”,监管当局还是可以用市场化的手段保持市场的流动性和有序交易的。1998年香港金管局的市场操作就是一个例子。同时我们也应看到行政化的手段或许短期有效,但长期的副作用却不可低估。由此想到儿时伙伴嬉戏,难免磕磕碰碰,如果每次都搬出兄长为你撑腰,今后小伙伴们恐怕就避你唯恐不及了。市场也是一样,如果担心规则随时会变,潜在的参与者必会三思。

时间终于到了2006年底,由于一批次贷的利率上涨,很多人开始还不起房贷,然后房屋被回收,房价开始下降。还不起的房贷使基础次级房贷池开始损失,ABX(次级房屋贷款债券价格综合指数)开始下降。但是呢!!对应的CDO的评级没有改变,价格反而轻微的上升。这使做空CDO的人百思不得其解,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做空的决定。刚好,在拉斯维加斯要召开了一场次级抵押贷款会议,于是这些做空者(除了巴里,他一直闭门不出)就去一探究竟。其中,通过李普曼的搭桥,艾斯曼在拉斯维加斯与一个CDO经理会面了,这个CDO经理叫赵文(也就是电影里那个有着亚洲人脸的CDO经理)。赵文给艾斯曼讲了CDO,CDO的平方,综合性CDO这些金融产品,其实这些东西的本质都是BBB级甚至更低评级的次级住房抵押贷款债券。但之所以有这么多复杂的概念就是想把他复杂化,让人们搞不懂,从而混乱投资者的判断,也可以吸引更多人投资与对赌,其实就是做大市场。赌博就是这样,结果越是不清晰,对赌的人越多。其中认为CDO不会贬值的更多,因为几十年来房价一直再涨。 所以当加入到这场赌局的投资者多了,这个CDO经理就赚的多了。并且即使CDO贬值了,他认为他可以把这个赌局转手卖给别人(事实证明他太天真了)。正是因为赵文,艾斯曼坚定了自己的判断,并追加了赌注。其他的做空者也在拉斯维加斯确定了自己的判断,认为做多者都是人傻钱多。其中查理和加米这两个年轻人追加下注了很多高评级的CDO,因为他们认为整个次级抵押贷款市场都会崩溃,这些CDO都会变成垃圾。他们赌的是美国的经济会崩溃,美国的经济会倒退。当这一切成真时,他们会赚到巨额的财富。正当他俩为自己的机智投资而手舞足蹈时,电影中布拉德皮特扮演的本对查理和加米说的一番话让我印象深刻:“别跳舞了,我们赌的是美国经济,如果我们赢了,证明美国经济会倒退,人们会无家可归,会失去工作,会失去退休存款,丢失养老金(因为退休存款和养老金大多数都是由华尔街的专业投资公司在管理),这也是我讨厌银行业的原因,它把所有的东西都用冷冰冰的数字来代表,失业率上升1%,要死4万人,这多么恐怖。”这一番话让人深思。虽然这些后果我认为并不是这些卖空者的错,但在美国经济倒退,美国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中赚钱显然不是什么应该手舞足蹈庆祝的事。

第二点需要思考的是奖罚机制。出身于普林斯顿艺术史专业的知识分子,刘易斯一直对华尔街金钱至上文化持批判态度。从所罗门兄弟交易员拿美钞玩儿的说谎者的扑克牌,到对冲基金大佬豪掷2000万美元买虎鲸标本庆祝胜利,驱动华尔街的力量永远是金钱。关于这件事,解释起来也许有心理学基础的。以前看的某一本书中说,心理学家拿一群大学生做实验,从事不同性质的劳动,比如搭建住房模型和校对数字来比较,发现如果从事的工作距离能看见的成果越远,人们的责任感和满足感越低,实验中要求的工资就越高。相比建造一所房子,发放一笔住房贷款是更为抽象的劳动,也更不容易有成就感,于是人们会想要更高的工资来补偿。当然这种要求并不是都能够得到满足,毕竟还存在一个跟资本家谈判的问题。但如果公司的资本家缺位,控制公司的就是高管自己,他们是不是会给自己很多钱呢?于是有了第二个问题,也是国内常见的实际控制人缺位导致的内部人控制的问题,国企工作的人对此应该不陌生,华尔街也有类似的现象。

图片 2

《大空头》的整个故事挺戏剧的:巴里、艾斯曼、查理,还有李普曼,这些原本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在所有人都疯狂的时候,通过洞悉市场的风险,以空头的身份大赚了一笔;他们的对手:许布勒、赵文,还有很多华尔街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都在这场赌局中充当了“傻瓜”,把投资人交给他们管理的资金亏得一塌糊涂,但是,这人人的个人财富仍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即便是丢了工作,也可以获得数百万美元的“补偿”。结果,这场次贷风波中真正亏损的是广大投资人,赵文所管理的资金来源反映出,参与次贷的是全世界的投资人,而美国政府拿着纳税人的钱又去给这些一点不傻的“傻瓜”收拾残局——这里甚至让人感觉到美国政府已经被那些华尔街的大银行挟持了,最后,纳税人们不但亏损了,还要去救那些导致他们亏损的“傻瓜”——好像称作“骗子”更合适。收益是自己一家所得的,而风险是全社会的。金融企业出了事情,消耗公帑去营救,然后金融企业的高管们带着金降落伞安全着陆。次贷危机过去这么多年,制造风险的人没有一个受到惩罚,作恶者或挣够了钱退出江湖,或换个地方继续作恶。

图片 3

由此不得不提出这样的问题:那些“傻瓜”不论作出聪明的决策,还是愚蠢的决策,他们都可以获得大量的财富,这显然不合逻辑——让他们为自己愚蠢的决策付出代价才是符合经济规律的。于是,在这种错误的奖罚制度下,危机的发生就不意外了。后来,我们可以看到奥巴马对华尔街高管的收入作出了限制,但是,还有多少制度的漏洞没有被发现呢?

图片 4

第三个值得思考的是市场体制。现代金融体系倾向于通过回避问题和制造更大的问题来解决一些痼疾,这个东西不仅与官僚机制和民主体系的低效有关,也与人性有关。

再后来,房价开始下跌,次贷池亏损的越来越多,已经快到8%了,但CDO变化还是不大。其实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些和做空者对赌的大公司银行都在拼命的转手自己的赌局。这是一个甩鞭子的游戏,就像击鼓传花一样,只是传的不是花,是炸弹,只要自己不是最后一个拿到的人就无所谓,而这些华尔街的大公司都在找这些CDS炸弹的接收人。而控制CDO的价格不让其下跌就好像延长击鼓的时间,好让接手人觉得自己还能再转手赚取差价(这时仍然有一部分的傻逼坚持认为次贷市场没什么问题)。因此这些大公司硬撑着拖延这场金融危机末日来临。但该来的总会来的。

在书的扉页,写着列夫·托尔斯泰的一句话,“如果一个人没有形成任何成见,就算他再笨,他也能够理解最困难的问题。但是,如果一个人坚信,那些摆在他面前的问题他早已了然于胸,没有任何的疑虑,那么,就算他再聪明,他也无法理解最简单的事情”。

图片 5

那些被自认为是最精明和最谨慎的华尔街投行、评级机构及其他参与其中的金融机构就像皇帝的新衣一样,他们自我陶醉到了荒谬的地步,为了利益和贪欲,将次贷的泡沫越做越大。加之次贷危机的两大监管漏洞——评级机构和购买CDO的基金经理。评级机构担心自己的“评级生意”被竞争对手抢走,而对垃圾债券结构和成分都还搞不清楚,就给了“AAA”评级;基金经理只管收取投资者的交易佣金。如果把垃圾债券拒之门外,收入将大大减少。无风险而有利可图的事,为何不做?

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当鼓棒断了的时候,鼓声也就停止了。在2007年8月,贝尔斯登公司因为在次贷业务上的亏损而被投资者诉讼。而与康沃尔资本管理公司的查理和加米对赌CDS的正是贝尔斯登公司,他俩担心贝尔斯登公司破产而没钱负赌债。因此他们想要卖掉他们的赌局,他们通过本为他们找到了下家:瑞银集团(UBS)(主要是瑞银,其他银行也接手了一些)。康沃尔资本管理公司 2.05 亿美元的信用违约掉期产品(主要是针对AA级的CDO的CDS产品), 他们买入时花了大约 100 万美元,现在他们卖了8000万。他们不是赌桌上的傻瓜, 高风险的赌注最终获得了 80: 1 的收益。 2007 年 8 月 31 日,迈克尔•巴里开始认真地抛售他的CDS。这些东西的价值已经是当初买入时的两倍了,他的资金投入不到5.5亿,后来他实现的利润已经超过了 7.2 亿美元。但钱不是他的,是他的投资人的,但投资人也没有感谢他,这个行业就这样,赚钱的时候没人感谢你,赔钱的时候喷死你(巴里刚做空CDO的时候,投资人把他往死里喷)。到 2007 年年底的时候,艾斯曼的前点合伙公司压在次级抵押贷款上的赌注也获得了巨额回报,基金的规模翻倍了,他们的赌注从 7 亿美元多一点变成了 15 亿美元。最终为了规避风险,他们卖掉了手上的赌注。艾斯曼的团队的资金投入规模是6个亿左右,最终净赚了4.25亿。艾斯曼净赚了4个亿,他的几个部下赚了2500万美金。李普曼在2007年由于帮助做空者具体操作而分到了 4700 万美元,尽管有 2400 万美元是限制性股票,他只有继续为德意志银行服务几年才能拿到手。但是,他也是这场赌局的胜利者。

在这个如凯恩斯所认为投资如同选美的市场,似乎如何选择对的已经丝毫不重要,重要是选择大部分人所认为是对的。投资也不考虑需要泡沫,泡沫再大,只要有更傻的接棒人。于是羊群效应下,每个人被迫卷入非理性的陷阱中去。

虽然这四路人马都在这次次贷金融危机中赚了钱,但是他们却并不是那么快乐。因为经济衰退了,他们所处的这个行业萧条了。而且利益会吞噬他们人性中的一部分。金融危机的发生会给人们带来灾难,这些做空者在利益方面希望金融危机发生,但是他们善良的部分并不希望灾难降临到人身上,尤其是灾难很大程度上由美国普通纳税人承担(后面会提到)。因此这十分矛盾。而人们也很痛恨做空者,认为他们一定为了自己的利益努力的让次贷危机发生,他们才是罪魁祸首。而巴里也因为很早就洞察了金融危机而被FBI多次审讯,这是一个荒唐的逻辑,因为你提前预测的灾难发生了因而认为你一定有知道些什么秘密,你可能是灾难的发动者之一。其实大多数金融行业里的人都是乐观的,尤其是行情还很好的时候,这会让他们低估了风险,低估了灾难发生的概率。即使是预测到灾难的人也会被别人看做是精神病,危言耸听。毕竟谁也不喜欢坏消息。
 
再来讲一讲在这场对赌中失败方的几个典型,赵文的担保债务权证管理业务破产了,但是,他离开的时候拿着数千万美元——而且还企图新建一家企业,廉价收购那些次级抵押贷款债券,而在这些债券上,他亏损了数十亿美元别人的钱。豪伊•许布勒(摩根士丹利银行的交易员)亏损掉的钱是华尔街历史上所有的单个交易员中最多的,然而,他居然可以留下他之前赚来的数千万美元。(艾斯曼并没有用自己的CDS为豪伊造成的摩根士丹利公司的亏损埋单)这些赌局的失败者亏损的都是别人的钱,而他们居然还能获得报酬吃喝玩乐。从这种角度来说来说,他们并没有付出失败的代价。

金融市场的残忍冷酷,早已在各类影视作品中屡见不鲜。但在阅读完此书后,依然不禁唏嘘。如何在这样的世界,坚持对认识事物的真相,独立思考,拒绝随波逐流,秉持逆着潮流坚定的勇气,永远是世人在今后不断学习和理解的。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2008年3月14日,贝尔斯登次级对冲基金破产。到 2008 年9月,雷曼兄弟申请破产,美林宣布在次级债券支撑的担保债务权证产品上亏损552亿美元,并被美国银行收购。在全球范围内,企业开始把他们的资金撤出货币市场基金,短期利率出现巨幅波动,而在此之前,这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过。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下跌了449点,到达 4年以来的最低点,而大部分市场变动的新闻不再来自私营部门,而是来自官方。美林在开始的时候说他们亏损了70亿美元,现在承认这个数字是500亿美元。花旗集团大约概有600亿美元。摩根士丹利损失90亿美元以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发端于美国的与次级债有关的资产损失估定为 1 万亿美元。亏损掉的1万亿美元由美国的金融家们凭空捏造出来, 深深地植根于美国的金融体系之内。每家华尔街公司都持有这些损失的某些份额,但是对避免损失却全都束手无策。没有那家华尔街公司能够全身而退, 因为不再有任何买家存在,没有任何人愿意再接手找个赌博。再后来,很多快破产的公司只能等待美国政府的救助,美国政府拿了8000亿美金为这些华尔街的大企业埋单。他们认为这些企业一旦倒闭,危机会难以控制。但政府的钱实际是美国人民纳税的钱。所以,最后为这场赌博负责的,除了那些对赌的公司银行外,还有所有倒霉的美国纳税人。一些华尔街的大公司与金融机构的高管进了监狱。而这时候政府才开始完善他们的法案与制度,完善他们的监管机构。但很多次级抵押贷款市场里贪婪的做市者(投资公司与银行的头目),以及不负责任的很多管理层与监管部门还大摇大摆的走在街上,承担苦果的更多的是投资者与纳税人。入狱的只是这些危机发动者中在利益链最末端的倒霉鬼罢了。这些资本家和政府,以及很多美国人民则开始把矛头指向了移民与穷人,甚至还有教师,认为是他们造成了这次金融危机。多么的荒唐可笑。

至此整本书(电影)结束。
我个人认为导致这次次贷金融危机的原因有以下几点:1,银行和贷款机构对次级房屋抵押贷款的发放条件很低,使很多信用很差甚至无还钱能力借款人可以轻易的借到钱去买房,而对这些人的还款情况监督管理的很差。因为有大量的投机者炒房,使房市充满了泡沫,价格不合理的增长,借款人通过房价的上涨获取收益来还贷,这为次贷危机埋下了伏笔。2,很多借款人对可调整利率的贷款没有很正确的认识,一开始的诱惑利率极低,但2年后利率升高,导致很多人还不起钱,然后房价就开始下降。然后借款人就更还不起。从而房价继续下降。最终导致次贷市场的崩塌。3,贪心的金融机构和投资公司作假欺诈,把次级房贷债券包装复杂化(CDO,CDO的平方,综合性CDO),来迷惑投资者和监管机构和评级机构。4,评级机构的腐败与职业精神缺失,评级系统模式的不健全导致CDO获得了错误的评级,价值被放大。5,政府监管部门(如纽交所和证监会)的监管不力,或许他们也变成了利益链中的一环,他们的后知后觉或者知而不觉使得金融机构,投资公司与评级机构有空间去继续他们的“庞氏骗局”。6,在经济繁荣时人们对财富十分变态的狂热追求,导致很多人低估了风险与灾难发生的概率。资本家在次贷市场上拼命的做大市场,拼命的利用金融产品作为赌具(比如CDS)开赌局。而至于市场泡沫的风险,他们没有很深刻的认识。7,人们的自以为是和极致的投机取巧。

一些人认为是金融创新产品的错(比如MBS,CDO,CDS等),是它们导致了次贷危机。但我并不这么认为,这些产品的本质是没有破坏力的,只是被一些人过度的利用它们去牟利,从而对金融界造成了破坏。就像菜刀本身是不会自己动的,如果你用它切菜会是很好的工具,如果你用它去砍人,它就是凶器。

金融危机发生后,人们应该更多的从中吸取经验与教训,居安思危,避免和防范下一次金融危机。但说是这么说,实际上很难避免金融危机的发生。其实每一次金融危机都是在狂热的氛围中产生的,对金钱过度的狂热可使人们丧失客观理性的判断,麻痹了大脑。当金融危机发生才大梦初醒,可是过了二三十年,经济复苏了,又高速发展了,下一代人并不能切身感觉到上一代人在金融危机中的伤痛,再加上人们又开始狂热,因此金融危机再次上演。历史上就是这样,金融危机似乎是人的本性在资本市场中的必然产物。但是,虽然有金融危机的发生,金融业以及金融产品对人类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其利远远大于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他的鱼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金沙集团官网发布于金沙澳门官网网址,转载请注明出处:的复盘计算与清醒,那一场世纪豪赌

关键词:

上一篇:有关08金融风险真相的一些干货,西方青云直上的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