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集团官网 > 金沙集团官网 > 老桥段玩出新欢愉,正宗的贺岁韩剧味儿

原标题:老桥段玩出新欢愉,正宗的贺岁韩剧味儿

浏览次数:72 时间:2019-10-01

一部欢乐的贺岁片还难得的加点情怀,这可能是王晶的灵机一动,也可能是他对贺岁片越来越准确的把握。贺岁片么,其实就该是大杂烩,大过年的一家人进了影院,就是为图个乐子,只要质量过了基准分,然后每个年龄层都能在电影里找到自己想要的部分,电影就赢了。所以《澳门风云》在今年的春节档后劲十足,如今看来,过3亿已妥,挺过情人节,4亿就到手了。

回到《澳门风云》这部电影本身,在片中会看到大量的王晶的经典的笑料设计,比如杜汶泽角色扮演球星“乃西”(内地译梅西,改一个字粤语成性粗口)来制作球赛特技画面,也带有些过去王晶和周星驰合作的那类无厘头笑点,而这里也是复刻《赌侠1999》里面的桥段。周润发则拿出了当年的那种喜剧方式去演石一坚,在石一坚身上表现出来的喜剧成分你多少能回想出一些《赌侠》或《整蛊专家》的桥段,其实发哥演喜剧很有一手,当年他微犯贱的标志性坏笑风靡了万千少女。

这部片子要说最突兀的,还是开场的黑社会老大的一口东北普通话,不仅毫无代入感,而且空间感、方位感、关键情绪和细节都十分不到位,让人出戏。以我的理解,这一段一定是一段十分贴合剧情的粤语笑料,按照以往港片的经验,这一段很有可能是潮汕话而普通话配音应该是山东话才对,这里就扯到一个稍微远一点的话题,那就是我们内地看香港电影的时候为什么会穿插很多山东话的元素。

电影最后的彩蛋再度掀起高潮,周润发一身气场抚摸着翡翠尾戒,《赌神》里的高进风光再现,刹那间又回到香港电影的黄金岁月,当年那群在录像厅里撺掇的孩子都已不再年少,但光影,永远都在。

谢霆锋和杜汶泽是一冷一笑的设计模式,这也是编剧惯用的套路,降低了编剧的难度。谢霆锋依旧耍酷,在酷的同时还有点时下流行的呆,且极少开口,开口说话都是金句,有冷幽默的效果。杜汶泽自然就要走无脑路线,搞笑演绎也是驾轻就熟,对童菲的各种搞笑单恋,都能掀起影院里一片笑声。

影片结尾,安排了谢霆锋拜师的一场戏,真正的赌神高进以彩蛋形式出现,《赌神》经典的配乐响起,就像当年《赌侠》最后高进出场一模一样,坐在影院的我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绝对是嗨翻全场的一幕。

在这个闹哄哄连连创下各种票房纪录的贺岁档,《澳门风云》一定是最正终的贺岁片,帅哥加美女,动作加枪战,欢乐加搞笑,你想要的,这里应有尽有。

今年找回了90年代港片的黄金年代的那个味儿。

看香港电影最好还是要在粤语的环境下看,若非我听不懂粤语,若非我们这里只有普通话版,我一定会选择看粤语版,就像看《花样年华》的时候看完国语版我又翻出粤语版才觉得电影是完整的。同样,在《澳门风云》中,很多桥段的设计,很多对白都是只有在粤语的语境中才会笑料精彩的,虽然国语版依旧笑料不断,但是总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虽然也能笑,但笑的不明不白。

云之东/文

长沙今天继续飘起了雪,晚上和朋友找一热乎地儿吃了顿饭就跑电影院取暖去了。本打算看《前任攻略》结果从四楼走到五楼刚好到售票处电影就开始了,下一场十点半,还要等一个小时,今天晚上就排了五部片,刨去朋友看过的《爸爸去哪儿》和《冰雪奇缘》,可供选的就剩《澳门风云》和《大闹天宫》,想了想还是就近看十点那一场的《澳门风云》了,虽然《大闹天宫》上的是 IMAX 版,但从我已知的剧情来说,还是王晶+发哥的的安全性更高。

先看片名在看卡斯阵容,外加导演王晶,不用想,《澳门风云》一定是一部赌片,须知这部电影另一个名字叫“赌城风云”,可是看到英文片名“The Man From Macau”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了。的确,作为一部合拍片,王晶进入内地市场这么多年一定知道内地市场的规矩,严禁“黄、赌、毒”,自然这赌片是不能拍了,就像国产片不能拍鬼片一般,熟谙内地市场的王晶这次钻了个小空子,让我们记忆中赌片里的梭哈、黑杰克和德州扑克变成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斗地主、搓麻将,以及规则超简单的百家乐,曾经穿风衣戴墨镜西装革履的发哥从赌神高进变成了一身土豪打扮的魔术手石一坚,没有了神乎其神的赌术,发哥的一句“十赌九骗”也为全片定了个调。

王晶在电影里也不时地对自己进行自嘲,“王晶?又是王晶?”,这样的段子对于熟悉他电影的影迷来说,还是挺受落的。微博上各种名人自嘲的段子都大受欢迎,王晶以前在电影里也自嘲过,只不过这次嘲得越发欢乐和自然。

《澳门风云》无疑是一部味道最正宗、最纯正的香港贺岁片,虽然王晶有吃老本、江郎才尽的嫌疑,发哥也老了,在片中感叹已到花甲之年,但不能否认的是,王晶还是那个王晶,发哥依旧是风采依旧的发哥,一点情怀加一点小机灵,参杂一点吐槽搅合一些无厘头,够足量的笑料,今年贺岁片里最精彩的合家欢电影就这么热腾腾的出炉了。

长沙今天继续飘起了雪,晚上和朋友找一热乎地儿吃了顿饭就跑电影院取暖去了。本打算看《前任攻略》结果从四楼走到五楼刚好到售票处电影就开始了,下一场十点半,还要等一个小时,今天晚上就排了五部片,刨去朋友看过的《爸爸去哪儿》和《冰雪奇缘》,可供选的就剩《澳门风云》和《大闹天宫》,想了想还是就近看十点那一场的《澳门风云》了,虽然《大闹天宫》上的是 IMAX 版,但从我已知的剧情来说,还是王晶+发哥的的安全性更高。

电影还对香港知名的电影外景地“天台”进行了一番嘲讽:“为嘛你们警察谈事总喜欢上天台”,哈哈,从《无间道》后,天台就成了警察谈事的御用外景,好像没有天台都不好意思标榜自己是警匪片了。

这部片子要说最突兀的,还是开场的黑社会老大的一口东北普通话,不仅毫无代入感,而且空间感、方位感、关键情绪和细节都十分不到位,让人出戏。以我的理解,这一段一定是一段十分贴合剧情的粤语笑料,按照以往港片的经验,这一段很有可能是潮汕话而普通话配音应该是山东话才对,这里就扯到一个稍微远一点的话题,那就是我们内地看香港电影的时候为什么会穿插很多山东话的元素。

《澳门风云》是一部经典的港片,经典的王晶电影,这里说“经典”并非只电影能奉为经典,而是实在典型。所有的人物设定、桥段、笑料都是当年的港片味儿,那股无厘头的范儿一点都没有因为是合拍片的原因而成色不足。整个让人感觉当年王晶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拍出那些票房大片的游刃自如感,在这部电影里渐渐找回来了,欢快流畅,好不痛快。

电影请到了曾经的贺岁片天王发哥,这几年在各式各样的华语电影里出演了各式各样的老大之后,发哥终于又玩了一把搞笑,看见他没心没肺的笑脸,就想起了他以前的《八星报喜》、《吉星拱照》、《我爱扭纹柴》等经典喜剧,其实发哥演喜剧很有一手,当年他微犯贱的标志性坏笑风靡了万千少女,可惜另一个双枪形象实在太过深入人心,尤其好莱坞玩了一圈回来后,似乎只有老大们才能对得上他的身份了。所以当他在电影里再次展示那有各种可能的贱笑时,第一时间乐开了怀。而他在天台上鸭手鸭脚的走开时,更差点让老云穿越到属于他的那个黄金时代,在多部爱情和喜剧电影里,他都曾用这样的姿势走过电影里的起起落落。

影片结尾,安排了谢霆锋拜师的一场戏,真正的赌神高进以彩蛋形式出现,《赌神》经典的配乐响起,就像当年《赌侠》最后高进出场一模一样,坐在影院的我不由得一阵热血沸腾,绝对是嗨翻全场的一幕。

这里有几个原因,第一个是本身是潮汕话,后期配音给了山东话。因为,香港人认为,山东话之于国语,效果就等同潮汕话之于粤语,都能与主流语言(国语粤语)明显区分开来,有土的效果,也有点喜感,就像今年央视春晚笑料都出在东北话里面一样。很多香港人是这样看的,山东话就像是经过国语变调得来的,还有那个「俺」字,在对国内语言环境了解不多的港人心中会觉得这有着强烈的乡土气息和搞笑效果。第二个原因是以前香港演艺圈有很多山东籍的人,配音演员多是山东人,之所以配山东口音不仅是为搞笑,还有向香港演艺界山东籍前辈致敬的意思。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之前看的很多普通话版的香港电影实际上是台湾版,港片中有口音的(非粤语,多半是潮州话)多半到台湾会配成山东话或者河南话,因为这两地的人算是台湾外省人中居多的 ,配成山东话就是为了增强这种喜剧的亲切感,这种遗习后来你在周星驰的电影中多半也能看到。另外,杨德昌的电影中偶尔都会出来一个操山东话的,以示外省人的身份也解释了为什么台湾版的港片会用山东话。

王晶进军内地影市多年,贺岁喜剧也拍了多部,从最初的吃老本到不断的探索融合,《澳门风云》无疑是他近年表现最好的一部电影。他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拍出那些票房大片的游刃自如感,在这部电影里渐渐找回来了,虽然在细节上仍有不少BUG,但整体简洁流畅,放松自然,欢乐而不装B。

《澳门风云》这样一部闹腾的片子自然也少不了赞助的植入,但是最大的广告植入就是王晶自己,不管是自嘲也好还是自夸也罢,没见着哪个导演在自己的电影中这么多次提到自己名字的。不管是“王晶?又是王晶?”还是盗用了无数自己曾经赌片中的桥段,对于熟悉他电影的影迷来说,还是挺受用的。一个如此傲娇的王晶,确实有资本这么做。

今年找回了90年代港片的黄金年代的那个味儿。

饰演反角的张晋和高虎也出彩。张晋的身手和冷峻气质在《一代宗师》之后又一次夺人眼球;高虎的张狂压得住场,和发哥之间隐然有点双雄对决的气势,难得。

看香港电影最好还是要在粤语的环境下看,若非我听不懂粤语,若非我们这里只有普通话版,我一定会选择看粤语版,就像看《花样年华》的时候看完国语版我又翻出粤语版才觉得电影是完整的。同样,在《澳门风云》中,很多桥段的设计,很多对白都是只有在粤语的语境中才会笑料精彩的,虽然国语版依旧笑料不断,但是总是有很多莫名其妙的地方,虽然也能笑,但笑的不明不白。

《澳门风云》无疑是一部味道最正宗、最纯正的香港贺岁片,虽然王晶有吃老本、江郎才尽的嫌疑,发哥也老了,在片中感叹已到花甲之年,但不能否认的是,王晶还是那个王晶,发哥依旧是风采依旧的发哥,一点情怀加一点小机灵,参杂一点吐槽搅合一些无厘头,够足量的笑料,今年贺岁片里最精彩的合家欢电影就这么热腾腾的出炉了。

谢霆锋和杜汶泽是一冷一笑的设计模式。谢霆锋类似《赌神》里刘德华饰演的陈小刀,也有点《少年赌神》里陈小春的影子,只不过形象上更正一些。角色在酷的同时还有点时下流行的呆,且极少开口,开口说话都是金句,有冷幽默的效果。杜汶泽自然就要走无脑路线,角色设计像极《赌侠1999》里的化骨龙,连片尾的赌球段落,也是借用《赌侠1999》里的桥段。杜汶泽的搞笑演绎也是驾轻就熟,对童菲的各种搞笑单恋,都能掀起影院里一片笑声。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王晶这次聪明的对自己过往的癫狂搞笑(不知是不是他终于意识到随着观众见识的增长,一味的恶搞只能让人反胃)做了控制,让电影里的各式笑料看上去更生活化更接地气更老少皆宜,走出影院的时候,听见一半大小孩对他爸爸说:电影好好笑哦。这应该就是对王晶和电影最大的肯定了。

这里有几个原因,第一个是本身是潮汕话,后期配音给了山东话。因为,香港人认为,山东话之于国语,效果就等同潮汕话之于粤语,都能与主流语言(国语粤语)明显区分开来,有土的效果,也有点喜感,就像今年央视春晚笑料都出在东北话里面一样。很多香港人是这样看的,山东话就像是经过国语变调得来的,还有那个「俺」字,在对国内语言环境了解不多的港人心中会觉得这有着强烈的乡土气息和搞笑效果。第二个原因是以前香港演艺圈有很多山东籍的人,配音演员多是山东人,之所以配山东口音不仅是为搞笑,还有向香港演艺界山东籍前辈致敬的意思。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我们之前看的很多普通话版的香港电影实际上是台湾版,港片中有口音的(非粤语,多半是潮州话)多半到台湾会配成山东话或者河南话,因为这两地的人算是台湾外省人中居多的 ,配成山东话就是为了增强这种喜剧的亲切感,这种遗习后来你在周星驰的电影中多半也能看到。另外,杨德昌的电影中偶尔都会出来一个操山东话的,以示外省人的身份也解释了为什么台湾版的港片会用山东话。

《澳门风云》这样一部闹腾的片子自然也少不了赞助的植入,但是最大的广告植入就是王晶自己,不管是自嘲也好还是自夸也罢,没见着哪个导演在自己的电影中这么多次提到自己名字的。不管是“王晶?又是王晶?”还是盗用了无数自己曾经赌片中的桥段,对于熟悉他电影的影迷来说,还是挺受用的。一个如此傲娇的王晶,确实有资本这么做。

《澳门风云》是一部经典的港片,经典的王晶电影,这里说“经典”并非只电影能奉为经典,而是实在典型。所有的人物设定、桥段、笑料都是当年的港片味儿,那股无厘头的范儿一点都没有因为是合拍片的原因而成色不足。整个让人感觉当年王晶在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拍出那些票房大片的游刃自如感,在这部电影里渐渐找回来了,欢快流畅,好不痛快。

回到《澳门风云》这部电影本身,在片中会看到大量的王晶的经典的笑料设计,比如杜汶泽角色扮演球星“乃西”(内地译梅西,改一个字粤语成性粗口)来制作球赛特技画面,也带有些过去王晶和周星驰合作的那类无厘头笑点,而这里也是复刻《赌侠1999》里面的桥段。周润发则拿出了当年的那种喜剧方式去演石一坚,在石一坚身上表现出来的喜剧成分你多少能回想出一些《赌侠》或《整蛊专家》的桥段,其实发哥演喜剧很有一手,当年他微犯贱的标志性坏笑风靡了万千少女。

先看片名在看卡斯阵容,外加导演王晶,不用想,《澳门风云》一定是一部赌片,须知这部电影另一个名字叫“赌城风云”,可是看到英文片名“The Man From Macau”就知道没那么简单了。的确,作为一部合拍片,王晶进入内地市场这么多年一定知道内地市场的规矩,严禁“黄、赌、毒”,自然这赌片是不能拍了,就像国产片不能拍鬼片一般,熟谙内地市场的王晶这次钻了个小空子,让我们记忆中赌片里的梭哈、黑杰克和德州扑克变成了群众喜闻乐见的斗地主、搓麻将,以及规则超简单的百家乐,曾经穿风衣戴墨镜西装革履的发哥从赌神高进变成了一身土豪打扮的魔术手石一坚,没有了神乎其神的赌术,发哥的一句“十赌九骗”也为全片定了个调。

谢霆锋和杜汶泽是一冷一笑的设计模式,这也是编剧惯用的套路,降低了编剧的难度。谢霆锋依旧耍酷,在酷的同时还有点时下流行的呆,且极少开口,开口说话都是金句,有冷幽默的效果。杜汶泽自然就要走无脑路线,搞笑演绎也是驾轻就熟,对童菲的各种搞笑单恋,都能掀起影院里一片笑声。

本文由金沙集团官网发布于金沙集团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老桥段玩出新欢愉,正宗的贺岁韩剧味儿

关键词:

上一篇:金沙集团官网在每一种勃起的早上回看你,万物

下一篇:人性的善恶,请不要空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