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集团官网 > 金沙集团官网 > 宗教与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原标题:宗教与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浏览次数:102 时间:2019-09-28

看完了The Shawshank Redemption,也到豆瓣看了别人的关于这部电影的评论,都奇怪为什么取名叫救赎?其实影片也告诉了我们,Andy是无罪的。他到肖申克监狱,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自由,为了赎回本是自己的自由。他有自由的希望,上帝也给了他救赎自己,救赎别人的机会。
  肖申克监狱的老服刑人员Red以睿智的眼睛发现了Andy的与众不同,两个男人话都不多,很多时候是一种默契和支持。但是他们的想法是不同的,Red可以说已经习惯了肖申克的一切,他已经成为肖申克这个大的体制的一部分,而Andy可以用一句原话形容:“有一种鸟儿是永远也关不住的,因为它的每片羽翼上都沾满了自由的光辉。” 自由的希望,加上甘愿冒险和从不放弃的努力,让他摆脱这个原本不属于他的地狱,他最后逃到一个太平洋的岛上,在那“没有回忆的海洋”上,又重新与老朋友Red会面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好的结局。救赎还原了它本来的含义。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一把锤子用20年敲开别人认为要600年才能穿的墙壁,这是一个奇迹。影片的制作者或许要告诉我们的是,人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的事情,就是做一件带着信念的事情,来逐渐摆脱现在的境地。这也是另一种宗教吧?
  “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肖申克的救赎》给我的震撼是Red and Blue。Andy说「Get busy living or get busy dying」贯穿整部影片。爱因斯坦认为「大多数人终生无休止地追逐的那些希望和努力是毫无价值的。而且,我不久就发现了这种追逐的残酷,这在当年较之今天是更加精心地用伪善和漂亮的字句掩饰着的。每个人只是因为有个胃,就注定要参与这种追逐。而且,由于参与这种追逐,他的胃是有可能得到满足的;但是,一个有思想、有感情的人却不能由此而得到满足。这样,第一条出路就是宗教,它通过传统的教育机关灌输给每一个儿童。」就像《圣经》中提及「每个人生来有罪」,然而谁能够自我救赎?Andy说「Hope is a good thing」这里可广义上泛指许多事物。上帝说要有光,我们终此一生都在寻找自己的灯盏。是的,「That's goddamn right」。许多人像老布一样被制度化了仍不自知,但Red是幸运的,Andy给了他希望,狂风、闪电、雷雨都没能击垮他们。王海桐说「我不长的人生中,不断有爱我的人,呈我以满捧的鲜花。」影片的最后Red沐浴着自由前往西班牙的锡瓦塔内霍岛与老友Andy会面,「I hope that Pacific is as blue it has been in my dreams」成为他的救赎独白。有些鸟是关不住的,我已不再肖申克,肖申克在我。而什么时候,我才能真正地坚定地独自踏上自己的道路?

    或许大家都会选择“Get busy living,or get busy dying”作为在《肖申克的救赎》中留下最深刻印象的台词,不可否认,这确实是一句看起来极具方法论意义的台词。但我总觉得,有些时候,事情如果过于对称、过于极端,只给你两条完全相反的路走,并不见得有什么真正的意义。所以我会更加喜欢”Every man has a breaking point”或者“No good thing ever dies”.

    ”Every man has a breaking point”能让我说服自己放下自我保护的壁垒。其实,有时候的懈怠有时候的伤心有时候的崩溃并不是件坏事。人没有办法总是竭力撑起自己完美的形象、营造完美的气氛,一副坚强到底的样子其实真的很难受。而“No good thing ever dies”又能适时地在绝望的深渊拉我一把,心情急速坠落的时候估计很少人能抓住彩色,但也不能总是拿”Every man has a breaking point”来可怜自己,事情不会极端地行进下去,也不会一直背向我们的。就如Andy在广播了音乐、受罚出来后,指着自己的脑袋和心说”It(music,喻希望) is in here。They can’t get that from you.”是呀,希望是不会死去的,它一直保留在内心深处,不可删除不会老去。

图片 1

   《肖申克的救赎》影片除诠释了希望之外,还诠释了自由、死亡、孤独、制度……
   
   自由是什么?身体的释放吗?能够自由走动自由思考吗?影片中或许诠释的更多的是,自由就是积极地追求梦想。在梦想实现的那一刻、在把梦想抓在手中的那一刻,便得到了自由。以我看来,自由更多的却是“选择”,自由地选择,不管是越狱或被监狱制度化,还是保留梦想或丢弃梦想。能够做自己的选择,就是自由。即使是选择去自杀,如Brooks,都是自由,或许Brooks做出的是个对社会对生活万般无奈的选择,但我觉得还是一种自由。也许这样说来,有人要反驳了,这岂不是说每个人都是自由的,因为每个人都有做出选择,即使被逼无奈,还是做出选择了。那就加个限定吧,比如,“这个选择不伤害其他人”。
能做自己的选择就是自由,能做出不伤害其他人的自己的选择就是自由,这样不过分吧。人还是要现实一些,不管你是get busy living 还是get busy dying,都是个人的事情,是个人的自由,只要不伤害他人就行。

费加罗的婚礼 karl bohm

   那死亡呢?内心的麻木吗?影片中诠释的或许就正是“内心的麻木”,没有了希望,被制度化了,这便是死亡了。但我还想加上一些,即心存希望,却没有办法继续贡献、没有办法继续和他人交流的情况,也是一种死亡。生活很大一部分是由与周围的一切发生的交流组成的,如果像“植物人”——这“植物人”不仅指行尸走肉般生活,如一味酗酒吸毒抢劫,只对别人造成伤害的人,也包括医学上的植物人,即使只是中风,思想健全,却没有办法与别人沟通——那样地活着,可以说已经是死亡了。

9.6

   在监狱中,如Andy,经常被关进黑牢,这是表层的孤独,没有光明、没有空间、没有交流,剩下的只有自己的呼吸和心跳。除此以外,Andy对狱友们说起音乐、说起梦想,Red却说“Hope will drive men crizy”,这种不被人理解的孤独是内心深处的孤独,这样一堵堵无形的墙比监狱的围墙更加令人难以忍受。固执地怀缀梦想的Andy还是成就了《肖申克的救赎》,行动往往比语言来得有力实际。他送了个口风琴给Red,最后也成功地逃了出去。他以积极向上、不服输的努力,融化了周围无形的墙。孤独是一种长期的禁闭状态,不是靠忽视靠忍受可以解决的。对于这样被禁闭的灵魂,有时候并不能像Andy那样自我医治,主动寻求交流、积极接收别人必要的帮助也是一种很好的方法。

karl bohm / 1987

    Red说,Brooks是个被制度化的人。其实Red自己,以及狱中大多数服了长期刑的人,都是制度化了的人。我们又何尝不是呢?生活是被多种制度交叉制约着的。这样看来,我们其实都是狱友,只是活动范围广阔些而已。你、我、他,周围的人们,大多都是Red吧,希望是有的,耐心和努力是比较缺乏的,所以,继续这样生活也没有什么坏处。在制度中活着毕竟安全很多啊,反正我很自由,选择个人的生活方式。安定腻了就适时地当当Andy,轰轰烈烈地去实现一些梦想就行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未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金沙集团官网发布于金沙集团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宗教与自由,肖申克的救赎

关键词:

上一篇:秋日的童话,而是在你的心底

下一篇:爱很简单,如果这是爱情